设为主页 | 加入收藏欢迎光临北京中育教学设备有限公司官方网站!

产品类别

网络小说是文学吗?

所谓“网络文学”,是一个伪概念。

网络是一种信息载体,是一种传播路径。网络上发布的文学作品,当然也是文学作品,本质上与传统书籍、杂志、报刊上发表的文学作品并无属性之差别。所以,网络文学当然也是文学。只不过,因为网络降低了创作的准入门槛,导致作品量大量膨胀,所以现阶段其平均质量大幅度下降,大量的作品都是劣质作品,仅此而已。

-

所谓“传统文学”和“网络文学”的“对立”,也是伪命题。

传统线下有的东西,网络上都有。就算现在没有的,以后也将会有。这是社会发展的潮流,不以个人意志为转移。至于所谓“网络文学”取代“传统文学”的说法,更是不知所谓、逻辑不通。

鲁迅在《新青年》上发表白话小说和杂文,金庸在《明报》上连载武侠小说和社评,你可曾听过有人将鲁迅的杂文以“杂志杂文”的名义,或将金庸的小说以“报纸小说”的名义,与传统文学对立起来讨论?过去的杂志、报纸是载体,今天的网络也是载体,载体何时也能产生文学属性了?一种载体对另一种载体的取代,并不意味着文学本身的更新换代。

-

我们今天所说的网络文学,基本是在说网络小说。须知,小说只是文学的一种体裁,散文、杂文、剧本、话本、诗歌等都是文学的有机组成部分。小说是文学的代表形式,但不可以成为文学的代替概念。这一点,大家必须心中有数。

网络小说,正如前文所言,并不是独立于其他小说之外的一种新型小说。过去所有的小说类型,网络上都有,就算暂时没有的也终将会有。而即便出现新的小说类型,也是小说本身的发展,而不能成为所谓“网络小说”是独立文学类型的论据。

-

虽然,由于准入门槛带来的作品量膨胀,导致了平均质量的下降,但这并不说明网络上的小说作品就没有优质作品,更不说明网络上的小说将来无法承担小说的发展。随着网络作为一种载体对于传统纸质载体的逐步取代,越来越多的创作者转移到了网上。各种通俗文学作品,在网上日渐常见,甚至严肃文学也不是不露踪迹。

我的朋友中颇有一些武侠作者,他们的创作阵地日渐从《今古传奇武侠版》等杂志换到了起点、豆瓣等等,有的朋友甚至在知乎上坚持创作。《科幻世界》是中国科幻迷的圣地,托了《科幻世界》的福,科幻小说并不像武侠小说那样在纸质载体上衰败的那么快。但网络上的科幻作品也越来越多,首发于网络的未来《三体》可能距离我们也不远了。中国科幻小说家夏笳在 nature 上发表了超短篇科幻小说作品Let’s have a talk,我们还不是首先从网络上观看到?

-

公司提供产品:汽车驾驶模拟器 心肺复苏模拟人 汽车教学模型 电工实验室设备 财会模拟实验室 高级维修电工实训考核装置 电工实验室设备 电子工艺实训考核装置 发动机实训台 

北京中育联合教学设备有限公司 电话;010-67067114  010-67067406   15011335112

今天的网络小说,以起点中文网的作品最具代表性。而起点的各类小说中,玄幻修真类阅读量最高。那些如今最为炙手可热的网络作者,十个里至少有八个是靠玄幻修真混江湖的。而玄幻修真是网络小说的独有类型吗?是网络小说成为一种新的、独立的小说形式的证据吗?显然不是。

且不说玄幻修真小说最早出自《奇幻世界》和《九州》等杂志,我一直认为,今天的仙侠、玄幻、修真等种种类型的所谓新类型小说,按过去的看法其实都是武侠小说,只不过划分更细,且分类有些混乱不清,或者换了新的名字罢了。今天很多读者都将修仙的境界划分和提升,归为忘语在《凡人修仙传》中的首创,然后耳根、天蚕土豆、我吃西红柿、唐家三少等作者沿用了这种思路并各自发展了自己的创意。却不知修仙的境界划分与修为提升,最初出自还珠楼主的《蜀山剑侠传》,甚至筑基、金丹、元婴、合体、大乘、渡劫等境界名称都是原样拿来的。

天外有天、地下有地、移山倒海、御剑飞行、神识夺舍、肉身化兽、法宝功法、禁制符文、成仙渡劫,哪个在《蜀山剑侠传》里没有?甚至这些大多也不是还珠楼主的独创,而是中国几千年民间神话传说、宗教故事与小说话本的创作累积。今天的玄幻修真小说,有多少灵感来自《西游记》等章回体小说,来自道教和佛教的经文故事,来自《蜀山剑侠传》、《虬髯客》、《聂隐娘》、《红拂女》等传统武侠小说或故事?小说的发展并没有什么断代,许多中国民间的文化元素都是一以贯之的传承下来的。

金庸曾经想给清代任渭长的《三十三剑客图》分别配作短篇小说,可惜没有完成。如果真的写成了,其中的主要内容放在现在就可以归入仙侠或玄幻。只不过按照旧时大家的观念,仙侠玄幻并不能成为一个独立的小说类型,而是应该归入武侠之中。现在儿子翅膀硬了,分家了而已。

通俗文学的传承和发展,并不是新的灭亡旧的,而是在旧的当中孕育新的。《射雕三部曲》以张十五说书作为引子开篇,金庸曾说这是对旧时代民间说书与话本的致敬和怀念,而金庸、还珠楼主等人的作品延续了旧的章回体小说形式,借鉴了大量旧的神话传说、宗教故事、民间戏说的灵感,却写出了全新的作品。

今天的玄幻修真,不过是历史的翻版。所不同的是,虽然有阅读量上亿的作品,但和《蜀山》、《射雕》等作品相比较暂时还有一些差距;虽然有年入过亿的作者,但暂时还没有可以和金庸等通俗小说大师比肩的作家出现。

-

最广大读者喜爱的作品,未必就和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相悖。

今天我们诟病网络上的“日更八万字种马爽文”,其实是种夸张的说法。现在的网络小说中较好的那些,和那些庸俗下流、格调不高的网络作品不该都归为一谈,而过去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通俗作品,也不见得就高明到哪里去。

我十一二岁时曾痴迷评书话本,《岳飞传》、《隋唐英雄传》、《明英烈》等等,市面上有的我基本都看过,这些作品都来自传统民间最受欢迎的说书。旧社会大家都喜欢街头巷尾的说书人,喜欢话剧戏曲,其实其中一样有大量庸俗下流的内容。过去的底层艺人为了谋生,一样“不能和观众过不去,要让观众爽”,和今天的一些网文写手又有何不同?哪怕是经过改良后出版的话本,将低俗内容都删减改掉了,可创作方式和目的仍然与今日网文的追求爽点没什么区别。而从内容、创意、结构等方面来看,现在网络上通俗小说中优秀的作品,比过去的评书话本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。

如果宽容一点,我们应该看到不同作者和作品的优点。天蚕土豆从《斗破苍穹》中期以后直到如今,套路成风单调重复,可他的作品不同于绝大多数的网络作品,异常的“干净”。耳根文笔不佳,遣词用句毛病颇多,但故事结构和世界观上煞费苦心。更不用说月关、猫腻这种文字功底本来就相当过硬的作者,他们就算放在网络时代之前,一样也能成为广受欢迎的通俗作家。

至于迎合读者与否,迎合到什么程度,这只是个人的选择。有些作者坚持自我追求,有些人则单纯为了阅读量和收入,一味逢迎。更多的人应是两者兼顾,取其平衡。更有高明者看似逢迎实则引导,“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”。迎合读者不是网络小说独有的特点,也不是所有网络作品的通病,甚至迎合读者本身也不应该被一棍子打死,而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

过去的通俗作家就不会迎合读者?倪匡曾认为金庸是迫于读者压力,才让小龙女复活(虽然金庸不承认)。真到了燕垒生那种专门和读者对着干,你们喜欢什么我就偏要反其道而行之的地步,却不免太着相了,和一味迎合读者一样偏离了本心。

-

网络降低了准入门槛,使得作品、作者、读者的数量都大为增加,平均质量却大为下降,一方面这是规模发展的必然,另一方面也只是短期弊病。正如城市化进程中的数亿农民入城潮,短期可能会造成阵痛,但长期来看一定是对整个社会的发展有益的。

随着规模扩大,更多的创作者参与进来,更多的读者奠定环境基础,阵痛之后,整体的作品质量一定会日渐变好,真正优秀的作品一定会越来越多的涌现出来。直到几十年后,所有的读者都能在网络上找到所有的文学形式,阅读到所有优秀的文学作品,网络就像书籍、报纸、杂志一样,成为了一个人人都在用,却人人都忘记了的载体形式。那时,就再也不会有人问:网络文学是文学吗?网络文学会取代传统文学吗?








发布日期:2017/9/6 15:03:41  本条信息被浏览1176